我想要重新热爱生活
© 阿浅
Powered by LOFTER
  2018-08-15  
  2018-08-15  
  2018-08-14  
  2018-08-14 2  
  2018-08-13  
  2018-08-12 1  
  2018-08-03  
  2018-07-28  
  2018-07-26  
  2018-07-23  
  2018-07-20  

凤凰飞过的天空

送给所有孤独的孩子 人的精神状态真的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虽然我并没有修心理学,但是对此一直比较感兴趣。我对心理学最初的认识,或者是不只是我,大概很多人都从文学作品中了解:精神有问题的角色,或者干脆是患上某病的人。比如文学作品中最喜欢用的“人格分裂”与“自闭症”,简直是常年出没各大光怪陆离的剧情中,搞一出剧情跌宕起伏的戏剧。 实际上,我个人体会,觉得离我们普通人生活最近的还是抑郁症。这个当今世界已经随处可见到不容被忽视的疾病。我第一次在感性上了解它是因为走饭,可能不少人知道这个微博博主。即使我们从小在冰冷文字里知道某某事物,但你不见得有同等的感性体验。比如文字写得再触动人心,亲自体验战争和亲手杀人放火与光理解文字,二者差异还是很大的。 我想写这个文章,是因为我之前已经写过一篇关于我自己慢慢好转的文章了。想了想,还是打算在此处也留下一痕治愈,即使它对于饱受折磨的灵魂可能没有什么用处,不妨当作一个故事来看。 我没有相关基础,无法从心理学和医学来解释抑郁症的患病和治愈机制——事实上我觉得大佬们也估计束手无策,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悄无声息地离开。我本人也并没有真正患上抑郁症,不过,对此,请让我打一个问号吧。我最难受的日子里,没有去就医,由此我无法官方鉴定是否得过,但无法否认我绝对有类似于抑郁的经历,大一大二前后大约两年多的时间。 我从不以抑郁症患者自居,但是我相信在共情能力上我已经达到了。我可以在感性认知体验上理解那种无助的感觉。因为我本人的程度比较低,没有想自杀,更没有到心神离散的地步,只是长期饱受黑狗折磨而已。与那些确诊的严重患者相比,已经好太多了。有时候我也会问命运,那两年多的时光,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应该为没患上重度抑郁症感到庆幸?还是为耽误两年光阴感到悲哀? 我自我剖析了很久,本人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走向那样的深渊。也许是因为高中两次口语演讲比赛的失败对我造成了深刻的挫败感?也许是我大学没有去到理想的殿堂?也许是因为我大学初始的不如意带来的失望?每个人患上抑郁症的原因都是不一样的,这又不是感冒。有些人有非常明显的重大事件,有些人是温水煮青蛙,煮死了热爱与活力。 我只知道,我本人是个渐进式的过程。一步一步变坏。也许最开始是逐渐失去好胜心,变得“佛系”,不再追求成绩和优秀,觉得安于现状就好。但这种安然不过是借口,因为不努力就总有为失败找理由的机会。接着会失去热情,觉得生活没有意思,慢慢沉迷于虚无的东西。实际上终日的动画与小说不会带来真正的快乐,爽完就忘,甚至刚看完就记不得主角的名字了。再接着,这样长时间被蚕食的虚无精神会危害你的身体,变成所谓的“肥宅”,跑八百米永远不及格,走个楼梯就大喘气,夜里失眠盗汗,白天昏昏欲睡。 现在会觉得,一个人的精神面貌,真的可以透过他的眼睛看出来。 实际上,你所有的尊敬、爱慕、心痛都会赠予那些可爱的灵魂,他们乐观积极,苦难中仍不低头,似乎永远桀骜不驯地与宿命抗争。我难以想象有谁会深爱一个颓废的灵魂,他死气沉沉,面目可憎,遇事逃避,畏葸不前,这样耻辱的存在,不值得去爱。 有时候,正因为到了后期,可怜的被大黑狗折磨的灵魂们,比谁都深刻认知到上述真理,于是他们会觉得活着是一种悲哀。父母不应该爱我,亲友不应该爱我,因为我这样失败的人应该去死,为什么这种可耻的肮脏的灵魂还要苟活着? 连如此丑恶的自己能要喜欢,对方大概一定是个傻子吧。 前不久我和别人倾诉过我这两年多的遭遇,我讲了大概一晚上也不怎么说得清楚,这种事情就是非常玄乎的。我现在也不敢保证未来就一定不会再犯,没有什么病一定就保证再也不复发。但是越过高山,走过低谷,就要尽量抬头看星空。 我给不出什么具体的建议,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变好的。否极泰来?不是的。坏到最坏不一定迎来新生,可能直接就是死亡。也许是因为我始终根没有烂透。一位朋友说他是乐观的悲观主义者,那我可能是悲观的乐观主义者,实际上就像我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悲观和乐观本质上都是一样的,都因为灵魂深处对于生活生命有着无比的热爱,由此带来的不同表现。如果用二十一年的文艺熏陶来比喻的话,即使我长期饱受现实向和黑暗向作品的熏陶,那些触及人性至恶的东西会给我带来很大的悲观,常常让我对人性失望,但另一方面,因为有某些人的存在,所以我始终觉得再黑暗也因为有这些可爱的人而感到庆幸。在最黑暗的夜里,还有星辰,还有灯塔,不用太过分自怜觉得自己活在一个极度可悲的世界上,把自己包装成时代的牺牲品,然后理所当然地堕落,假装世界放弃了你似的。 有时候,也不必给自己极高的道德点,这个东西我无法具体的表达,大约意思就是,我们一般人不是什么至善至恶的人。俗人,有功利一面,也有乐善的一面,不必过分非黑即白,在评价他人道德的时候,也反观自己。不用极端偏激地给人性下定义,“人之初,性本善/恶”对于你这个人而言,其实意义不是很大,关键在于你希望成为什么样的人。另外,我们的性格有天生的部分,甚至有些是基因决定的——你是一个利他主义者,还是一个利己主义者,如果索取和占有令你感到快乐,也不必觉得自己就是个坏人。我们只是世俗中被迫做出抉择的人罢了。 抑郁症到了晚期,会想自杀,甚至出现心神离散的状态。这是非常可怕的,对于周围的人而言,亦或是本人而言。精神类疾病,我个人觉得本质上还是需要自己的疏解。这也是我说的,不要给自己过高的道德点。比如你受不了了,你就主动去寻求帮助,不用担心会不会烦扰别人。甚至可以放弃“道德感”,认为去烦扰别人,麻烦别人是正确的,“不要脸地”要求别人做什么也是正确的,因为任何事情都没有自己活下来更重要,更何况我相信大多数人本来就不见得要麻烦别人做什么多么不齿的事情。 我本人其实很心疼抑郁症患者,我甚至偶尔会极端地认为,他们患上抑郁症,本身就是一种善了。选择了毁灭自己,而不是拿把刀跑到公共场合去大开杀戒。有的人遇到了难以形容的痛苦遭遇,他也没有真正去埋怨别人,他选择了放弃自己。我不建议大家随意评价一个自杀的人,因为他们最绝望的时候,本可以顺便拉你上路,但是他们没有。 我想,大概很多医生都试图从“重新找回热爱和活力”来入手。一个人如果从根本上失去快乐的能力,是不见光明的绝望。我觉得大黑狗这个比喻都算轻的,应该是直接被流放到了什么异次元里,那里就你一个人。他人的关心可能毫无用处,道理谁都懂,就是做不到。 其实有时候,我觉得追个爱豆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如果要选择一个保险的爱豆的话,最最保险的是虚幻人物,来自小说或者电影等,因为不存在真实的人物,所以你完全有权利自由解读,把对方幻想成超级英雄无论多么伟大都可以,只要他可以感动你。其次是那种功成名就,基本上板上钉钉的“经典伟人”,可能是历史人物,也可能是在世的传说。如果你本身保守大黑狗困扰,不建议你喜欢当下的新生代明星,尤其是流量型偶像,并不是说他们不好,而是本来就比较苛刻的你,可能更加难以接受他们的污秽和残缺,那种失望将成为又一道离间你与真实美好世界的裂痕,如果深至鸿沟,可能直接让你与美好说再见。 更何况,我依旧觉得,也许患上抑郁症的人(尤其是不知不觉患上的青少年、青年)本质上还是对生活抱有极大热爱的。尤其是很多高中生、大学生,还没真正踏入社会就这样了,说明也许不是世事无常,可能就是自己解不开心结。这也是别人永远无法共情到了你的心房深处。所以不要给自己选一个风险极高的爱豆,最好是一个在灵魂上感染你的人。 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对于伟人和英雄就有天然的崇拜,当然不是盲目的个人崇拜。我非常爱慕这样的灵魂,因为我深知我做不到,即使今天如何肯定人民群众的作用,我依旧对这些伟大的灵魂为感染。也许是幼年时代的英雄传说对我影响太深,我必须要在星辰的光辉下走下去,因为我懦弱,胆怯,没有大领导者指引,就要迷茫自毁。这样的英雄人物其实真的不多,大多数人都要靠着偶像过下去,在这里偶像称之为理想,否则就要麻木不仁,虚度时光。 有人说,即使我自己不能成为凤凰,我也很感激我能够有幸仰望到凤凰飞过的天空。正如很多粉丝会送给爱豆的话:谢谢你们如此耀眼,成为我平凡人生中的星辰。 具体要如何改变这种状态,我依旧给不出什么具体的答案。只能说,那些负能量的,颓废的很丧的朋友,放弃吧,请舍弃掉这些腐烂你的人,舍弃一段友谊不可耻,去主动和眼睛里有星星的人做朋友。如果你的家庭,甚至父母就是这样,那也尽量去寻求乐观积极的朋友们。只要敞开心扉,努力寻求,知心爱人不见得遇得到,但是万千星辰,能照亮你的那一颗一定可以遇到。他会是你的灯塔,为黑夜里的你照亮一方海域。也许,你甚至可能无法和他说法,不能真正成为相知的人,但是你可以单方面地被感动。享受星星的光辉,不需要经过星星的同意。 那些负面的,黑暗的东西,我在这里并不想具体地指出来。我把最丑恶,最阴暗的幻想留在虚幻世界里,把最美好,最单纯的爱留在这个真实的世界。所以再次说,不要简单地评价一个人。我不是多么善良的灵魂,有伪善的一面,有人性所有深切恶劣的一面,只是它们已经消解在了二次元中,那些暴力、杀欲与虐待的东西,剩下的自己是尊敬法律,坚持道德的正派的人,残缺的灵魂,但起码是不坏的。 向善,只是因为想向善,而非其他。 我喜欢的作者,那些活跃在博客里的可爱的人们,他们写出了非常美好浪漫的文章,画出了非常可爱动人的画面,但是我总是不幸得知这些可爱的人夜里被撕扯。我已经遇到好多喜欢的作者,表面笑嘻嘻的背后是崩溃边缘的挣扎,甚至好几个都是确诊抑郁症患者,长期重度。我为此非常痛惜,更加觉得他们能把最后的美好奉献给别人——即我们——已经是一件非常伟大事情了。我不会确切知道,我倾慕的某个画手,有没有得抑郁症,但他们的作品,曾陪伴了我无数个失眠的夜晚。在凌晨四五年还绝望地清醒的时候,尽量不去想悲剧,而去徜徉在浪漫的世界中。你甚至无法形象,这些让人甜蜜得要死的东西,出自一个可能要自杀的人手中,仿佛一个笑话。所以在这里,我祝愿他们好,身体健康,有一天不想再画了再写了,请果断地离开,不要在乎你的读者,请果断地离别,你的生命比谁都重要。 毕竟凤凰和星辰总是在燃烧。 从小到大的文艺作品里,我永远都倾慕于那些苦难里挣扎的灵魂,他们总是饱经挫折,甚至结局让我愤愤不平,时常有“好人不长命”“好人没有好下场”的感觉,非常怨念。但是转念一想,要是他们是那些庸俗的主流,也就不值得作者来浓墨重彩的刻画了。无论是顾子熹,宋声声,还是布鲁斯,这些人都有种迷之自毁地倾向,就是要疯狂地燃烧自己,不死不休。对于过于壮烈的灵魂,普通人是爱不起的,因为你除了心疼无能为力,就像孱弱的父母面对远行的孩子,除了准备好包裹,还能干嘛呢?无论是虚幻世界里,还是真实世界里,爱上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可能都是痛苦的,恨不得把他们暴打一顿说“别做好人了快点躺下来休息吧!”,另一方面,又总是无比骄傲着,即使他们死去,也永远不为爱过这样纯粹的孩子而后悔。 爱这样的孩子,最好的方式就是自己变得和他一样强大。一个注定要踏上征途的勇士,做他的剑,他的刀,他受伤的怀抱。遇到了这样热烈的灵魂,就尽量去拥抱吧,长路漫漫,会有理想主义者的你灵魂深处期待的壮阔风景。如果没有勇气相随,那就记得这种热情,然后好好生活。 走过这么两年多,我有一点理解了这种悲剧主义式的美,长洱在描写宋声声的那句话,在前不久我有了新的感情理解。对于这些生于长空,长于烈日的人们,不必为他们哭泣。所以有时候抑郁症患者们,会为此感到失望,觉得世事不公,人性可悲,从而把太多的悲情加诸在了自己身上。 亲爱的孩子,不要为这些人悲伤。有的人为你带走了苦痛,所以你要快乐地活下去。所有伟大的星星倾坠,都是为了变为无数颗原子,组成了你的左手和右手,变成独一无二的你,即使是这么平凡的你,即使是普通到,无能为力到,只能仰望星空的你,只能赞叹凤凰飞过的天空的你。   2018-06-22